贵州游记

一直以来,贵州一直出现在卓林的自黑之中。什么江苏六州、南京四省省会,和伟哥那段“贵州山水甲天下”、“贵州简称赣”的梗更是屡屡被提起。于是今年暑假在他的热情邀请下,我们去贵州进行了一次非常幸运与快乐的旅行。主要行程包括镇远-凯里-安顺-麻尾-荔波。

B1 Jul.3 南京

原计划我们需要在7月3号坐D655+K495一波24的火车到镇远。早在7月1号的时候,就看到群里说7月2号的K495由于湖南的水害取消了,当时十分高兴,毕竟自己的7月3号精准地避开了这次调图。不料三号下午3点钟,我东西打包好,连方便面都买好了,短信过来了说K495取消了,顿时群里乱成一锅粥。最先安顿好的是小姐姐们,她们换了一列和刘鹏一样的K473列车。我们就很伤了,湖南似乎成了我们越不过去的障碍,从南京到镇远附近的火车,甚至是高铁都处于取消和无座状态,大家建议我们考虑4号的K495或K111,我们觉得这样就有可能耽误大家的行程。在比较了南京飞贵阳的机票(这机票在10分钟内涨了80)后,加上考虑了飞机场与火车站的距离,我们接受了卓林的建议,选择HO1657(12:55-14:45)赶K495(16:58)和刘鹏他们会合。不过考虑到南京和张家界的天气,真不知道明天飞机回延误成什么样子。

D0 Jul.4 南京-张家界-镇远

今天我们实施昨天的南京-张家界-镇远HO1657+K473空铁联运计划。我们早上七点多就起来了,和法9点钟在地铁站会合前往机场。到了机场,没下雨,不多云还是挺多的,天气预报说降雨概率60%。
前序航班是从大连飞南京的,大连天气也不好,起飞晚了12min,在我们的祈祷中,这架飞机不负使命,提早了4分钟降落。不一会儿,飞机就开到了我们登机口的廊桥了。我们看看外面云还是挺多的,不过天还是亮的,也不下雨,本以为这次应该是不会延误太久的,不过机场广播不停传来的“很抱歉地通知您”还是给了我一点不安的感觉。
看到延迟未定的时候我们是绝望的,我们已经准备张家界一日游了。法开始有点懊恼了,觉得他这次没空参与,行程就安排成这样了,买飞机票亏了不到500块。我也觉得南京-镇远和安顺-麻尾的行程看起来非常地不靠谱。我们估计来不及吃晚饭了,便请刘鹏哥帮我们带点泡面。刘鹏说张家界现在是大晴天,到张家界应该不会延误了。
有着急的大哥问登机口的工作人员啥时候能飞,答曰飞行员还没上呢。感情我们白对着廊桥外的飞机大眼瞪小眼了。一点半的时候,飞行员终于上飞机了,打开航旅纵横,依然是流量管控延误。我也感觉这次去贵州成行机会不大了,不想去赶那班到镇远的火车了,劝法计划下张家界-凤凰的游览线路。
飞机在14:36起飞,中间很瓜皮地只发了水和三明治,旁边阿姨看我饿得,把自己的三明治给我吃了,我后来又要了两个还给阿姨。飞机不久便到达了张家界,在降落的时候我们看到了远处天门山上的天门洞,和脚下的张家界火车站(真想直接跳下去)。飞机四点整停靠了廊桥,我们估么着去火车站还来得及,便赶快出机场。张家界是大太阳,感觉自己快热化了,我和法叫了辆不打表的出租车30块把我们送到了火车站。想着董董一直想来未成行的张家界,而我在出租车上“一日游”了,我给她发了她一条定位。
到了火车站才16:25,我们取完票和刘鹏哥汇合了。刘鹏和他的弟弟坐了火车的硬卧,上了车发现小姐姐们也是和我们一辆车,她们刚在凤凰玩,正好从吉首上车与我们汇合。
上了车赶快发说说感慨一下这波紧张刺激的空铁联运。由于我们是从五点到十一点半将近六个多小时的硬座,机智的法出了去餐车休息的馊主意。一到餐车坐定便见到桌上的牌子上明码标价,并分为四个时段早餐午餐晚餐夜宵,夜宵还特意注明30块包含荤素饭汤各一。不一会儿乘务员便来了,“牛肉鸡肉带鱼排骨”她很不耐烦地说道。法计算了一下,15块的晚饭在这里卖40,划一个座位25块钱,可以歇到22点,其实是比软座划算了。
吃完晚饭感觉本来不舒服的肚子彻底爆发了,还有一点发烧,把衬衫穿上。这时候两位小姐姐们从吉首上来了,于是开始打掼蛋。我和欢欢姐把法政和团长组合秒了两把23333。
打牌打到十点,乘务员把我们从餐车赶了回去,我们回到人声嘈杂的硬座。在厕所旁,已经有人铺开凉席就地睡着了,有一位妇女将小孩背在小背篓里面,在车厢里来回走动。我的位置似乎已经被人占了,我想着自己肚子还是有点闹腾,倒也不介意。不过走到车厢临头发现居然还有若干座位,于是我坐到了一个应该是农村妇女身边。车子在不停地颠簸,手机信号忽有忽没,车厢里的人也都看起来行色疲惫,也没见到有上次从常州回来时的一秒脱裤带的表演。对面的小孩醒了并开始哭闹,于是他的母亲替他解开裤子,便朝地板上把尿。
将近十一点的时候,身边的那位妇人突然拿出手机,然后操着一口浓厚的口音,开始对我讲话。结果几次沟通,我搞明白了她在问我现在几点了,又问我下一站是什么,于是便回答了她。紧接着她拿出自己的火车票,我看有两张,第一张上面写的是怀化-昆明,第二张则是到涪陵的票,她说她火车做错了,要在下一站下车。
到了晚上将近11:25时,火车窗外突然一亮,我们仿佛进入了千与千寻的世界,两边吊脚楼上的灯光勾勒出一道穿越古城的蜿蜒的河,在更高处有闪着光的四个大字“名城镇远”。
下了火车,帮大家把箱子扛下火车站,打了两辆车去旅店。

D1 Jul.5 镇远

今天我们简单地逛了镇远古城。
早上起来出了一身的汗,感觉烧是退了,但肚子依然是照拉的。硬撑着出去和法、刘鹏在对面的瘸子饭店吃了肉末粉。接着我和法沿着河南岸翻过新大桥进入镇远古街,往祝圣桥方向漫步。沿河畔走,是真的明白什么青山绿水是真的一点不假,这里的绿水其实不是富营养化或者工业污水造成的,而是水中的矿物质遇到阳光吸收不同波长产生的。镇远古城里面的路都是石板路,比较窄,但也能容纳轿车和公交车的通行。镇远(以及我们后面去的同时黔东南的雷山西江苗寨)商业化还是比较浓的,而且每一家店面门前都会有一幅镇远公安的二维码,我想可能是用来投诉的吧。我们顺路打听明天的漂流、晚上的游船以及去苗寨的车,一路上问下来发现高过河漂流基本都是统一价,是景区规定的,接送258,不接送220。而舞阳河的游船(画舫)晚上是80元。一路上我们找一个叫歪门斜道的景点,后来才知道歪门斜道就是描述的镇远古镇的格局,镇远城依山而建,里面的道路错综复杂,故有歪门斜道称呼。
到了祝圣桥边有经营50元的船,不过那船可以说非常简陋,就是一个小艇上搭的棚子。我们在祝圣桥下面的水关拍了照片,法不小心手被仙人掌划伤了。再往前走有一个女人在炎帝庙前拉客,只要一块钱便可以参观景点,于是我们进了。
祝圣桥
从炎帝庙出来,我们去爬石屏山。我们是走东边的口子买票进入的,石屏山学生票是15元,但是可以逃票,方法是从西边的一条叫四方井的巷子上去,这条巷子可以通过地图上唯一的公厕来定位。
爬石屏山简直去了我半条命,爬一路,肚子是闹一路,气涨着胃,想从食道涌出。爬石屏山沿路并没有什么风景,我们路过了“名城镇远”几个大字中的“远”字。山顶上崖边建有一个亭子,在那里可以俯瞰镇远全城,在亭子进口处有一卖水的老妪,右眼睛好像受过什么创伤,变成一个鲜红的圈,很恐怖。我们在上面吹了一会儿凉风,眺望镇远全景。㵲阳河从峡谷间蜿蜒而来穿过镇远城,流向远方,远远地是我们过来时的铁路湘黔线,可以看到火车通过。从亭子出来往上走有一段古城墙,不太清楚为啥要在这么高的山上建城墙。
石屏山上看镇远古城
下山时,我们在山腰的三岔路口选了另外一条道,于是从不要门票的四方井巷子出来。四方井就是一个正方形的井,里面的井水据说从前供全镇远的人使用。在四方井旁有一个壁龛,里面有上着很多香。
在我们爬山时,另外的人去玩了青龙洞,据说非常没意思。我们在祝圣桥上汇合,然后去大众点评上的一家袁家豆腐。袁家豆腐据说也是上过舌尖上的中国的,他家的豆腐不说多香,但巷子一定是深的,我们从大街上拐进一个小巷,七拐八拐往上爬了好几段台阶才找到。上来的是他们家特色的豆花,桌子上配了五六瓶的佐料,有花生碎、酱油、糖、醋、辣椒粉、辣椒等。我觉得贵州辣椒好,就吃酸辣的吧,妈的难吃死了,汤汁倒是特别酸,这豆花却一点不入味,吃起来一口酸辣一口寡淡,简直受不了。于是换成了甜的,咱当布丁吃行不行结果更差了,半碗豆花大都没吃完全倒了,不过他们家的苗家老豆腐是挺好吃的,外面就像油炸干一样,里面又包了层嫩豆腐。何卓林点了一道贵州特色的折耳根,又叫鱼腥草想让我们尝尝。应该是类似鱼香肉丝之类的东西吧,于是上来一盘像豆芽菜一样的东西,我想着便尝了一口,妈的妥妥的黑暗料理,这是一种特别冲的腥味夹杂着特别冲的草药味,我挣扎着嚼了两口,结果硬是没咽下去还是吐了出来。
袁家豆腐
吃完饭我们就去我们联系了几家上午看到的接送高过河漂流的旅行社,他们漂流项目未成年儿童必须也得买成人票,感觉就有点坑了。然后我们考虑到赶时间去凯里,想早一点结束漂流,就和他们约早一点接,比如9:30接。但是他们说要根据景区的安排,10:30去是正好,有时候即使去了早了也没得漂。回来的路上法想买双拖鞋,我们想看看有没有泳裤,于是我们路过超市,不过并没有找到,于是回到宾馆休息。醒来之后我发现自己的水杯丢在袁家豆腐了,从百度地图上找到电话问问老板,他问了问她妈说不在。
晚上,我们在舞阳河边的一家苗人饭店吃了烤鱼和酸汤鱼,可能是酸汤鱼曾经出现在舌尖上的中国吧,这路边的每一家店的招牌都是舌尖上的中国。欢欢嗓子不太舒服,去了附近的医院看病,没有来吃。我们点了一矿泉水瓶的米酒,它不同于我们在兰州吃的醪糟,或是我们自己的米甜酒,带有固体物质,而是纯液体的酒。我觉得喝起来口感并不好,非常的涩。卓林还请我们吃了一个叫冰凉粉的东西,它出人意外是甜的,有芝麻的香味。我觉得如果能够冰镇一下会很好吃。河边不时有驻唱歌手唱着改编的镇远版《成都》,还不时教我们点歌。结账一看,648元,吓尿了,讲了下价,520成交。
结完账林欢也找来了我们吃饭的地方,她去了医院看了嗓子,医生特别好,知道她没有医保后就给她开了处方,要她到药房去买,这样会便宜一些。我们走过新大桥,小姐姐听到我们坐游轮的计划,说游轮一定要还价,自己在重庆把两百多块钱还到了五十多块钱。卓林从中午就一直唠叨着什么长江语系和珠江语系(在我们看来都是西南官话),自己是珠江语系,和这边的话不一样,说刘鹏的方言可能要更接近点。于是最后遵义的小姐姐上去侃了半天,上来还价到20,不过可能这是政府搞的东西吧,最后没成功。
镇远夜景

D2 Jul.6 镇远高过河-凯里西江苗寨

今天是最刺激的高过河漂流了。搞笑的是接送的车一早9:20车就到了天主堂,于是我们饭都没来得及吃,慌忙地收拾东西。
我们首先要去高过河漂流的游客服务中心,我们走了有将近一个小时的盘山公路,刘鹏的弟弟还给搞吐了。在游客中心,20块钱可以买一个寄存的蛇皮袋,还附送一个瓢和一个防水袋。刘鹏弟弟身体不适不漂流了,我们共八个人四艘船进行漂流,于是另买了5块钱的两个瓢。后来发现,这两个瓢的作用是非常大的。高过河漂流是不能穿拖鞋的,据石头可能会划伤脚,于是我们换上了景区提供的白球鞋,并套上了护膝和护腕,然后我发现我的毛巾掉到了旅馆没拿。在寄存完东西和换完衣服后(等的司机不耐烦了),我们又坐上包车来到起漂点。
高过河漂流耗时是非常长的,由许多起伏和起伏间较为漫长的平缓河段组成。我们从起漂点遇到的第一个起伏就把我们的衣服全部打湿了。既然都湿了,那大家就干水仗吧。拉起瓢一舀水,瓢的把手断了,幸亏邻船的人捡了送还给我。刚准备继续攻击,我们的船就搁浅了,这次是因为一块石头比较高,我们的船直接开到这块石头上面了,加上右舷还有一块石头挡着。我们在这里耗了很久,最后靠撑附近的石头得以出来。
高过河共有11个急流,每个急流前都会有一块牌子说明。船经过急流总会激起比头还要高的浪,然后船会灌进好多水。于是我们在遇到急流前后都会疯狂地拿着瓢将船里面的水舀出去。每次进过急流前都要死命地用腿夹着或者压着瓢,生怕它跑掉。到了后半段这基本不灵了,就是一个小起伏,我们的船都会进半船水,遇到一个急流,我们基本就是水比船高了,后来发现我们的船并不漏气,所以也不会沉下去,舀不舀水倒无所谓了。而且,但凡我们的船进了急流,那便是被浪裹挟着地往下冲,等到碰到岸边或者中央的石头,便会反弹并旋转,冲到了最下面便会被一道大浪狠狠迎面打来,船也会用力往下一挫,刚才辛辛苦苦舀的水也白舀了。这时如果你是背对着浪,那是最好的,顶多是被吓一跳,若是正面硬肛那大浪,那便是要被那冷水浇个一身了(人正面更怕冷)。不过最惨的是侧面迎水,这样耳朵基本上都是水。
经过了一两段急流,加上拼命划船,我们赶上了之前甩下我们的小伙伴,又开始愉快的水仗。水仗之猛烈,我们瓢都搞丢了,其他三条船笑尿了,觉得我们必须失去战斗力了。我心想不能啊,没瓢这帮小逼崽子还不搞死咱们,于是拼命地用木棍划船,最后靠一个筏子360的转弯抓到了瓢,站起来舀起一瓢水就泼了过去。
高过河漂流大多数是纯天然的,我们大多数时候在山谷中漂流,两边的高崖边长满了绿色植物,石头上也有苔藓。我们路过的一些地方两边还有一米高的小瀑布。但对于比较险要的地方,景区就会直接建一个滑道,船从这个滑道上嗖地滑下去,船最后重重挫入水中,摔起一团浪花。比较好玩的是,中间有一个滑道急流,救护员钩过我们的船问我们两个是谁重,还问了两次,默默吐槽,这还要问?不是显然的么?后来想想其实有道理,我们可能是重量太不均衡才会搁浅的。
一般经过急流后,总会有一段比较长的平缓河段供休息调整(当然对于我们来说这意味着和搁浅的漫长搏斗),这时候我们会疯狂舀出船里的水,或者划到岸边的浅滩上稍作调整。浅滩上上通常有买食物的商贩,也有帮船打气的。有的时候水流速度比较快,需要死命扎着水才能划到岸边,岸边的人会伸出竹竿拖你上岸。上了岸想抬起船把水倒掉,发现船垫子里面也进了水,特别重,往往需要两个人合力才能翻过来。
但并不仅是急流,非急流同样也会让人很难受,法和学义的船就在一个地方翻船了。我没有看清楚具体情况,便见到法跌倒顺流向右侧的在一块礁石上,学义在法后面几米的对岸的浅滩上。我们将船划靠岸,走上前看学义的伤势。他半跪着,捂着腿,面部表情痛苦,再看对岸的法正在脱开护膝,他似乎膝盖被磕破了。后来据法说,当时自己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只想抓着一块东西,于是被船拖拽着往下游走。当时岸边的救生员从岸上拉着安全绳探身下去,硬是抓了他两次还没抓着。
即使是平缓的地方也不好过,我的船经常搁浅,于是得十八般武艺都用上,用木杆撑,使劲往下面扎着划水,几番下来,腰都快断了。可是到了后来,搁浅的姿势也是百花齐放,常常我们的船是被两块石头夹着,必须要下来推。有次我们的船没走社会主义的阳关大道,而是拐进了旁边资本主义的羊肠小道里面,我下船推了半天也没用,最后是我们两人全部下船,走到岸上(幸亏搁浅到的左舷石头离岸边近),硬是把船拖上了岸。当然最恶心的还是在进入险滩前被搁浅,生怕推多了船飘走自己跟不上,腿都是在抖的。
随着漂流的进行,我们觉得越来越冷,特别是船半进水的时候,恨不得站在船上,这时候瓢的作用又显示出来了。距结束还有两公里的地方,我们拉着横贯水面的绳索上了岸,岸上的小马哥提供免费的生姜茶,我们都喝了若干杯,感觉身上重新开始暖洋洋的了。一问原来之前又是进水又是翻船又是搁浅的我们才过了三公里,只有刘鹏那一艘已经远远超过我们。于是大家相约都快点结束,而且真是冻得受不了了。不过我们还是遇到一个大一点的摊子就停下来倒水。到了最后一个险滩前,老板说可以等玩完再用微信支付,于是我们上岸吃了一点粉(妈的里面有折耳根),法和卓林点了糍粑和干子,总共居然花了70块钱,我们顺便叫老板给船充了气。
到了最后一个急流时,当时欢欢和我已经冻得不想玩了,我感觉自己肚子又在抽搐了,心里数了数,觉得前面就是最后一个古耳洞瀑布,于是都想快点过完这个急流早点结束,也不愿意舀水了。刚开始时这个急流并不是很急,水都没怎么进我们船里面,突然水流变快,我们被裹挟着往下进入一个S型的道。伴随着船的碰撞,我左右转动身体使得正面对着前进方向以免耳朵进水。正当我看到船已经要落至最低点,深吸一口气准备承受那一击时,突然感觉船碰了一个东西,下一刻自己已经在水里面了,惊慌失措地踩了两下水,好像没踩到下面的石头,不过得亏穿着救生衣,我很快浮上来并看到自己的船从左上方迅速飘走,我本能地想抓住船,不过又想起法的遭遇,便放弃了。喊了下发现欢欢就在我旁边,我赶快抓住她防止被两人冲散。这时救生员和我说到岸边上岸走吧,这是最后一个急流了,前面就到终点了。我摸摸眼镜发现还挂在脖子上,看来这次绳子立大功了,戴起眼镜发现抬脚发现右边就是有几块礁石露出水面,我们跨过石头来到岸边,又顺着崖边长满青苔的石头爬上岸上的栈道。
到了岸上往下走才发现我们船翻在了第一道落差上,后面至少还有100米的急流,最恐怖是有一个高接近两米的瀑布,不禁暗暗庆幸自己不是在那里翻的船。遇到小伙伴们,一见面就说,果然是你们的船翻了,原来我们的船先我们到了终点,大家甚至就是不是我们的船还产生了一些争论……然而我们还是不辱使命,追随者我法的脚步翻了船。
高过河漂流结束,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我们遂要求包车司机走高速直接把我们送到了镇远火车站。贵州高速常常是两车道的,并只有非常窄的紧急停车道,在某些路段会设有紧急停车带,我甚至看到了一条避险车道。
我们坐着深深伤害了我们的K495来到了凯里,火车上居然遇到了一个高邮在兴化打工的人,他和另外一个昭通人一起从上海乘火车准备到遵义,据说是为了做生意,我们在火车上吹了好一会牛逼。到了凯里,刘鹏说自己老师找他,还要顺便回家歇两天,便先走了,我们乘坐联系好的SUV前往西江苗寨。SUV就是好,空间宽敞,我们虽然行李箱特别多,但是全塞后面居然还撑得下。在火车站,司机和我们讲待会儿出去不要说我们给钱,而是说酒店接客,一路上司机侃侃而谈,于是我们被贵州人的热情好客吓到了。司机说自己是西江人,之前和凯里的出租车司机为接客人打了起来,他觉得是自己接自己的客人理所应当,于是一个人干翻了三个司机。后来凯里出租车司机看到凯里的牌照都要抬一杠子。
我们去西江苗寨也是直接走的高速,不过司机开的特别快,问问才得知这里的高速基本上超速都没人查的。一路上是各种隧道,什么脚勇隧道、摆底隧道,据说都少数民族的语言。路上学义在纠结去成都的事情,。
到了苗寨,发现这里的门禁很严格,我们的车被保安拦住了,我们游客需要在另一个入口验票进入苗寨才行,于是司机只能先把我们送到那个入口,然后自己进来开过来接我们。
西江苗寨
我们在千户苗寨住的是吊脚楼一样的房子,爬上一段室外的石阶,才是“一楼”,也是我们住的标准间,从刚才的石阶再往上爬一段,便是二楼。二楼往里走有一个大客厅,里面居然还有三国杀。客厅往里走左边有个厨房,里面煮了一锅超级多的杨梅汤。厨房隔壁是厕所,这间厕所也是有个性,朝外还有另一扇虚掩的门,处理个人问题的时候门外可以看到人影攒动,生怕风或人把门推开。厕所对面是一段室内的楼梯,往上走第三层的露台+阁楼,在上面走啪啪的脚步声和木板的吱呀吱呀声从楼下的客厅听得一清二楚,感觉用点力楼板就要塌下来一样。小姐姐们的三人间便在这层上。
我们找老板分配房间的时候,学义在一楼门口的花坛上看到了一条蛇。
安顿好了,我们便出发准备逛逛苗寨的夜景。从我们的宾馆去观景台需要朝着苗寨博物馆的方向走,穿过一座桥再往上爬一段路。观景台是一个大的平台,平台两边还有一些店铺,一块石头上书天下西江。
晚上回来,考虑到要送欢欢去机场,我和法打算研究一下黄果树的宾馆,尽可能地早点结束,我们也总算把张家界刘鹏买的泡面吃完了。

D3 Jul.7 凯里西江苗寨-关岭-黄果树景区

今天我们在千户苗寨,经过了一天的漂流,大家都很累,于是早上其实就废了。我法早上出去吃早饭了,我随即出去买了条毛巾,不过此时天上微微下起了小雨,于是就回去收衣服,一看发现衣服都被淋湿了,于是和宾馆老板借了个电吹风,吹了一上午的衣服,可惜漂流时穿的那个踢设是棉的,一早上都没吹干。于是我放弃了,去苗族文化博物馆逛了下,其实苗族的一些生活用具比如面盆架,织布机或者各种厨房用具以及农具和我们汉族都是很相像的,据说早上的是有表演的,不过我们都错过了。
中午我们去卓林之前计划上的西月火塘吃正宗的酸汤鱼。讲道理这次的酸汤鱼和米酒比前天吃的要好吃太多了!吃完酸汤鱼我们还意犹未尽地喝了酸汤汤底。
去西月火塘吃完,便走到西江边上逛,这时候太阳出来了,感觉先前吹了一上午衣服也是不够机智。
白天的西江苗寨
大概四点四十左右,昨晚送我们来的大哥来接我们了,将我们送到了安顺西站,我们乘坐高铁前往关岭。贵州的高铁也是瓜皮,感谢盛高祖,原先的350高铁变成了250,动车组好的时候能开到220了不得了,要是进了隧道或者其他的一些情况就只能开到80几,只有靠近贵阳的一段能开到280。
关岭有著名的花江狗肉,到了关岭,是一个瘦猴儿司机开着他的破MPV来接我们。我们咨询他从黄果树到龙宫的事情,他便开始说不靠谱什么的,要花两个多小时什么的,但是我们查了下走高速只有30-40分钟左右。
到了宾馆,我们在附近的一个小饭店吃了晚饭,我们惊讶的发现这里的菜不仅略贵,而且是政府定价的,也许就是为了防止景区及附近的饭馆疯狂涨价吧。
吃完,我卓林和法一起找景区车和售票处,大家在黑漆马虎的地方绕了好一段路,法还把我们甩掉了,最后我和卓林通过查看百度地图在发之前找到了售票处,原来之前我们走过头了,从宾馆到售票点真的很近。

D4 Jul.8 黄果树景区-龙宫-安顺

今天我们7点钟便起来前往黄果树瀑布景区。外面下的是小雨,还没出宾馆,我们就被各种卖雨衣和鞋套的人包围了,在宾馆里,大家勉强买了六件雨衣。然后到进口附近吃了点粉,期间有买鞋套的还一直追我们到店里。
黄果树景区的寄存是承包给外人收费的(敦煌的是免费的),但放到宾馆在回来拖又太累了,于是我们还是花了这钱。在寄存行李的时候,有人来来生意说50元一人包车,这个价格和景区观光车一样,但是就不要我们等了。商量完,我们就去对面的游客中心买票,然后得知今天天星洞、水上石林、水帘洞都不开了。
黄果树瀑布从北到南分为陡坡塘、大瀑布、天星桥,我们首先参观的是最近的陡坡塘瀑布。陡坡塘瀑布是黄果树瀑布的上游,是《西游记》电视剧片尾曲的拍摄地,比下游的黄果树大瀑布还要宽。
陡坡塘瀑布
其实后来我们发现从陡坡塘走到大瀑布景区是非常近的,可能是为了渐入佳境的缘故吧,我们先去了天星桥景区,也就是黄果树景区的最下游。相比于陡坡塘和大瀑布单纯的壮美,天星桥更偏向于秀美。天星桥的美景主要集中在后半段,例如银练坠潭瀑布和星峡飞瀑等。在出发前司机提醒我们不要跟着旅行团在高老庄的地方提前出。
进入天星桥首先便是一道从崖壁上坠落的瀑布————马尾瀑布,我们必须打着伞才能保证通过。顺着栈道往下走便是数生步景点,数生步由366个石阶组成,领着我们在水潭与石洞之间上下穿行,每一块石子都是表示一年366天中的一天,有些石头上面刻着出生在这天的伟人的生卒年份。再往前有侧身石、寻根岩和美女荣等景点,有需求的朋友们→_→可以去玩玩。
再往前走眼前豁然开朗,这里便是天星湖。天星湖在群山环抱之间,往上看,青山笼罩在一片云雾之间,敢问那高山之上是否有仙人常驻呢?
环湖一圈便到了半程出口高老庄,出于赶时间,我们在这里并没有久留,据说这里就是猪八戒娶亲时的高老庄,也是巧了,我们在敦煌的时候也见过一个高老庄呢,感情这猪八戒不只娶了一个老婆呀?
过了高老庄继续往前走是一道万丈深壑,顺着吊桥往前走便到了桥上桥上桥景点,这其实就是一道悬崖上的桥,这个“桥”实际上两边伸出来的石壁组成的,但中间一块石头像个锲子一样钉入石壁之间形成了一道独特的石桥。
从河谷看桥上桥上桥
从桥上桥上桥往前应该是进入天星洞参观,但由于下雨的水位的原因,天星洞关闭了,我们只能顺着山侧的栈道往下走。到了谷底,渐闻水声隆隆,原来河水在天星洞时便进入了地下暗河,于是整个天星洞范围便形成了一座大桥,也就是桥上桥上桥的最后一个桥字。而这暗河的出口便是冒水潭这个景点。自此从上游流下来的河流又重见天日,奔涌向下,直到银练坠潭瀑布,这这波澜壮阔的景象有个恰如其分的名字:跌浪飞雪。

瀑布下端似乎是个无底洞一般吞噬了上方翻滚着的汹涌一片,水流经过短暂的驰骋又重新进入了暗河,我们顺着栈道向上走便到了水上石林景区,可惜也关闭了。
银练坠潭瀑布
在大瀑布外吃了德克士,44元的汉堡套餐,配有原味鸡,还送一个装满可乐的杯子,感觉相比16块钱一个的汉堡也不是不划算了。
最爽的是站在犀牛潭了,由于水帘洞和第五观瀑台的关闭,这里实际上是离瀑布最近的地方了。黄果树瀑布倾泻而下,蒸腾起漫天水雾。
离开的时候太阳出来了,不禁有点后悔,如果现在在瀑布下面,一定是能拍到彩虹的吧。大瀑布的人越来越多了,我们也赶时间去下一个景点。还没出黄果树景点,我们就和司机打了电话,要他赶过来接我们,可是等我们到了之前吃德克士的广场上,他还没来,打电话也是敷衍,我们一直等了半小时。这瓜皮一定是中途又带客了,由于他违反了约定,所以我们也没按照约定给他钱,只给了300,所以我觉得黄果树景区还是坐大巴好。
贵州的旅游其实做的并不好,就拿安顺来说吧,从安顺西高铁站就没有直达黄果树的班车,如果不想打车,就只能到安顺东站坐车。而欢欢要在今天飞回南京,所以昨天大家就行程商量了下。卓林提议可以由他送欢欢去机场,我们其余的去龙宫,大家都同意了。不过欢欢今天觉得这样太麻烦卓林了,可能还有点事生他的气,所以就自己一个人坐了去安顺的大巴。卓林送完欢欢回来,流鼻血了当司机把我们从大瀑布景区接回来时已经差不多两点了,而龙宫景区在五点半之前停止售票。想从黄果树到龙宫,发现这趟班车今天并没有开(难道现在还不算旺季么),于是重又联系昨天的司机,司机带我们去龙宫,并送我们到安顺站,司机要价280。
到了龙宫景区大概花了35分钟,我们一进售票厅便看到告示说连日下雨,二进龙宫不让进了。其实我们这次很多溶洞都没有看到,例如今天上午的天星洞,这次也不例外。进了龙宫,迎面而来一个小瀑布,不禁莞尔,我们刚去过黄果树瀑布好不好。但当转了一个弯后我们就被眼前之景吓到了。只见眼前是一个大山洞,山洞里弥漫着雾气,传出隆隆的声响,仿佛有仙人降临一般,这便是龙门飞瀑。龙门飞瀑正对面有一座桥,从桥上走过去有一个平台可以更近距离地观赏瀑布,我们争相到平台处和瀑布合影,短短几秒钟的时间,衣裤竟然全部湿透,可见水汽之盛。从这个平台还有石阶可供攀登,登临到离飞瀑更近的地方,不过我们没人敢去。
从龙门飞瀑旁边可以坐观光电梯上去(要钱)也可以走电梯旁边的溶洞走上去,推荐还是走溶洞,还挺长的,走一走蛮有意思的。
法一直心心念念龙宫的龙字田,想停在那里拍照。
还在南京计划行程的时候,卓林就说之前看到过晚上有一班安顺到麻尾的列车,但却找不到了,唯一能用的是K1222这趟耗费一个上午的火车,因此他计划我们在安顺开个KTV,或者做个大保健,一直到早上乘车去麻尾。不过司机说安顺大保健还比较贵,可能要三四百的那种。
司机把我们送到了安顺火车站边上,我们觉得他人挺实在的,就没跟他讲价,给了他280。我们在附近马鞍山路的一家餐馆吃了晚饭,这是一家很脏的餐馆,有点像室内版的大排档,垫桌布上面有着厚厚的油渍。
吃完饭外面下起了蒙蒙小雨,我们想走到应该是位于黄果树大街上的一家KTV,可是刚走上过街天桥,雨突然刷得就变大了,我们只得匆匆下了天桥,顺这路边找有麻将房的宾馆。
我们在麻将房里打了一会贵州(贵阳)麻将,贵州(贵阳)麻将感觉很是奇特,我搞了半天还是不怎么玩的起来。首先它牌非常少,没有我们这边的花啊东南西北风啥的,其次它的胡牌也很有特点,例如有小七对、大七对和清一色这样的胡法。小七对指的就是对对胡,而大七对就是三张的胡。对于除此之外的其他胡法必须要有杠之后才能胡牌,否则只能自摸。另外,麻将中的一条(幺鸡)是一张特殊的牌,如果别人你听牌了,那么可以根据手中的幺鸡数量赢筹码。特别地,如果你先前打出这张幺鸡,那么你的胜负筹码会加上一番,如果恰巧你是第一个打出这张牌的,那么你的胜负筹码会加上三番。
打了一会儿法可能嫌我们有点吵了,就出门了。
躺在床上玩手机传照片,突然学义喊了下我,一只虫子从我床上爬过,钻到不知道什么地方,我们挪了挪法的行李箱,发现它从床底又钻了出来,我怕它是臭虫,没敢踩。后来看清楚是蟑螂,学义一觉将它艹飞了,我拿了一个拖鞋把它打死。我们打算把三张床其中的两张搬到一起,这样我们三个男生可以合起来睡两张床。把边上床一挪,好家伙又是一只蟑螂,我们又开始灭蟑行动。这时法来消息说自己找了一个118的大保健,管饭还包夜,发了个定位在2km以外。果然跟着我法还是得吃啊。

D5 Jul.9 安顺-麻尾

今天的任务主要是从安顺到麻尾。我们一早从麻将房起来准备赶去麻尾的火车,打法电话,法不接。心想这小子不会真去做“大保健”了吧,过了一会儿法和学义通了电话,原来真是睡着了。到了车站,法吐槽说自己做完按摩之后人家“体贴”地把他手机收起来了,导致他没听到起床闹钟,幸亏自己每天有五点多起床的习惯,才不至于误了车。
火车晚点了一个小时十分钟。上车后,我们三个三个在不同的车厢。
据卓林说,从都匀到麻尾要过58个洞,最长的一个洞要五分钟。具体多少个洞呢我是没数,但手机是根本用不了。躺在床上,上铺和下铺是一对母子,两个孩子睡在上铺,不停地在卧铺上爬上爬下,我是很担心他们会摔着。
到了麻尾,卓林带我们来到了他家。是一栋三层的自建房。
中午卓林爸妈请我们吃了牛肉牛杂火锅,和自己酿的葡萄酒(一汽油瓶)。那个葡萄酒真是特别的好喝,相对于市面上葡萄酒,更类似于葡萄汁,感觉没什么单宁,而是特别得甜。卓林爸爸非常热情,我们喝了好多杯。
饭吃完投昏昏的,这葡萄酒后劲还是有的。酒醒了已经是六点多了,天还亮着,我们布依风情园是来不及去了,于是我们就简单地在镇子上逛了逛,顺便看看卓林家还没有装修的新房子。晚饭是喝茅台酒。

D6 Jul.10 麻尾-荔波小七孔-麻尾

卓林的叔叔将我们从麻尾送到小七孔进行游玩。麻尾到小七孔有麻驾高速,不过这是噩梦的开始。刚下高速的地方是小七孔西门,那里在修路,黄埃散漫,路是非常地颠,我们不得不绕一个大圈从东门的服务中心进去,花了不到一个钟头的时间。小七孔东门离大七孔非常地近,但是卓林说大七孔实际上很瓜皮,所以只玩小七孔,在旅客中心买好了门票,我们去坐观光大巴到小七孔的一个临时入口,大家走过悬索桥,看到一个三孔桥“小三孔”,戏谑地说这小七孔还有四孔在哪儿呢?过了桥,下到地面,又得坐大巴,这趟大巴直接把我们送到了靠近西门的卧龙潭处,然后我们往回游览,最后回到东门。在乘坐大巴的过程中,我们匆匆看过68级水跌瀑布、拉雅瀑布等景点,还有一道瀑布从我们车上经过,越过盘山公路直接注入左边的河中。
卧龙潭是一个半环的瀑布,在见过黄果树和龙门飞瀑之后,其实这个瀑布并没有引起我的惊艳,它近乎完美的半圆形有点让我觉得有点人造的。反倒是在瀑布前硬堵着莫名其妙载歌载舞的大妈们引起了我的反感。
从卧龙潭可以选择50元的漂流到下面的鸳鸯湖景点,不过我们还是选择了乘坐大巴前往。在等车的时候,我们顺便到对面的坡上参观了娃娃鱼。
到了鸳鸯湖,不禁吐槽这特么太坑了,两个项目鸳鸯湖划船(30)和天钟洞(8)都要付费。否则几乎没办法观赏鸳鸯湖的景色,在经过商量之后我们决定六个人正好划一艘船。事实上这波体验还是比较充实的(主要是累得)。我们拿到的桨有的是木头的,比较重,有的是合金和塑料的,比较轻,划起来很爽。
由于我们的划力不对称,而且预判做的不好,我们的船经常方向调整过当,在湖里面转圈子。
划船的时候我们又遇到了之前载歌载舞的大妈们,她们分了三四条船在湖中浪荡,唱和着(走调的)青藏高原。我和卓林便也和他们起哄,唱起了(完全不在调上的)《我的祖国》、《天路》,并很快与大妈们拼起了嗓门。
排队坐车从鸳鸯湖到翠谷瀑布时,队伍正好截断了,我和卓林只能等下一趟大巴。
从翠谷瀑布出来到水上森林我们没有坐车,我也脱掉了鞋套,换上了拖鞋。事实证明是我是对的,水上森林应该是小七孔最有意思的一个景点了,他和我们这边的水上森林不一样,湍急的水流从生长在乱石上的树木中流过,发出哗哗的声响。
从水上森林出来坐上车,越过石上森林、拉雅瀑布等景点直接把我们送到了小七孔桥。为了看上游的68级水跌瀑布、拉雅瀑布等,我们又往上走。公路很窄,并且经常有大巴车从我们身边经过,在临崖面上有些地方已经修好了人行栈道,不过更多的地方还正在修,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工程设备,工人们站在外伸梁和脚手架上在忙碌。
我们看完那道越过盘山公路的瀑布后往回走,来到最后的景点小七孔桥。小七孔桥下面的河水叫做响水河,当它经过上游的大大小小的68级水跌瀑布来到小七孔古桥身前时,却是静的可怕。碧绿色的湖水犹如一面镜子一般,静谧的不想打破。
小七孔古桥
据说小七孔古桥是清朝时黔南通往广西的交通要道,过了桥便到了广西地界。
晚上,卓林爸妈请我们吃了狗肉、排骨、口条、大肠以及当地的小螃蟹小虾。狗肉是火锅的主料,非常的香,是卓林爸妈走很远的地方买过来的。排骨是预先炸好的,鲜红鲜红的,有点老了,但是非常好吃。大肠有点像机油渣子了,焦油味特别浓,但是有嚼劲,挺好吃的,不过我知道是大肠后就没怎么吃了。酒依然是之前的葡萄酒,我们最后把一汽油瓶的酒全部干完了。

D7 Jul.11 麻尾-贵阳-南京

昨晚葡萄酒又喝醉了,吃晚饭一直睡到十一点多,洗了个澡继续睡,早上小轿车把我们送到火车站。路上司机和我们介绍说那个葡萄酒其实是用米酒泡葡萄的,我们觉着后劲非常大。
这里必须吐槽一下贵阳的交通了,我们从火车站出来,走过一个天桥,到了遵义路上,希望能够找到空港巴士。
到达机场发现还有个从福州过来的前序航班,估计又要延误了,不过后来换成从济南过来的一架飞机。临走时,卓林送了一些锅巴给我们,吃起来又油又甜,不过却非常酥脆,还是挺好吃的,午饭就吃这个了!
飞机到了万州机场经停,我们在飞机上等待,空姐发放了贵州都市报,打开一看,这两天龙门飞瀑水量为十年来最大值,看来我们真是运气好,虽然二进龙宫没看到,但是那个瀑布着实还是震撼。
从万州机场起飞后,天气一直很好,飞机有段时间沿着长江走,可以从飞机上我看到了三峡。

总结

心得

贵州是一个多民族的省份,在旅行过程中,卓林也一直和我们介绍贵州的风土人情。卓林是布依族人,据他介绍,布依族和广西的壮族(北壮)基本一致,可以认为在贵州境内称为布依族的,在广西境内就称为壮族,这时候他通常又会教我布依语,什么萌得了骨,古德亚梦啥的。贵州的行政区划也很有意思,例如少数民族比例比较高的铜仁被划为了地级市(之前是地区),而比例较低的黔东南则划为自治州。各地级区划上也是犬牙交错,如更亲近于贵阳的贵定被划入了黔南州。


当前的我国维稳第一,在我们的教育中,只讲要团结少数民族,但具体怎么个团结法呢?我们只能看到通过利益输送笼络各少数民族,而主体民族也容易产生反感,实际上这会产生不利于民族团结的结果。例如,在主体民族中,常常就会把各少数民族进行脸谱化,这是非常不好的。无论是团结或者尊重,都要始于了解。

贵州旅行建议

贵州的交通是非常瓜皮的,由于山多,快速列车只能开到最高90km左右,而动车也就最高220km,同时如黔桂线是单线铁路,让车也会耗费较多的时间,因此贵州的铁路交通会耗费较多时间,比汽车要慢,而且不够舒适。此外,贵州交通的配套也做得很奇葩,例如荔波现在没有铁路,公路也很瓜皮(只有通麻尾的高速),但偏偏就有一个机场,而安顺到荔波却没有直飞的航班,因此去荔波的路就非常难走。此外铜仁也是比较尴尬的一个地方,它的铁路和湘黔线是两条平行的线,因此我们直接忽略过去了,事实上铜仁更适合放在张家界-凤凰-铜仁线上。在本身交通并不便利的情况下,景区为旅游也没有过多地去打算。此外在贵州走路要十分当心,贵州的很多路是不使用红绿灯的,取而代之的是他们的减速、停车让行比较严格,不过难免可能碰上冲的司机,所以还是小心为上。